《賴永祥講書》

| | || 轉寄

《教會史話》(1_062)對字典ê期待

林錦生協助甘為霖編修字典ê時,tī大學(神學院ê通稱)有一ê教員,叫黃信期(秀輝,1866~1936)。in老父黃西經,1879年受洗,1881年任長老,是嘉義教會第一ê受設立ê長老,信期入去大學是1885年。1907年應聘任太平境教會牧師ê高金聲soah赴任大學,擔任「新舊約ê總論」、「基督本記」等等ê課,最近20年。1912年1月至1918年9月間做太平境教會長老。東門教會成立了後移籍去,1924年被任東門長老。

針對字典編修ê代誌,黃信期真chē擺1攏bat表示伊ê意見。他謂:「嘗 看甘牧師之自署甘為霖三字,字劃偏斜,點撥歪扭,宛似破筆(昔時入熟拜師曰破筆)未久者之塗鴉。可見伊所bat ê字,是真有限ê。今仔日竟然計劃beh出版,伊ê志氣真可嘉,伊ê勇氣真可佩」。「試想以一ê beh退休ê外籍教士身份,竟然奮志修編字典,這若m̄是有平常人所不能企及ê臆識kap毅力,ná有可能按呢做?」

koh講著「字典ê生命,是tī伊ê讀音是m̄是正確。字音若正確,字典本身ê評價,自然著會提昇。若是潦草疏忽,必誤大事」。幸者,甘牧師對讀音ê必須準確,是真頂真。另謂::「chit本廈門音字典,解說用閩南俗語,工具又koh是羅馬字。編修頂面,也無遣詞造句ê困擾,難免有引用文獻ê麻煩。單刀直入,干taⁿ說白話。不須要lōa久,事半功倍,原稿儼然成軼矣」。自錦生向甘牧師報到ê 1907年(3月)算起至字典刊行ê 1913年,其間6年林錦生陳大鑼兩位學生鑽研努力奠定著字典ê地位。

讀「黃武東回憶錄」(見50~53頁),有一段tī神學校一年á (19?年入學)得罪著林燕臣牧師ê故事。林燕臣是前清秀才,tī神學校教漢文。他ê「音解」一課,是自漢文文理kap合聖經選出khah困難ê字,一音一解。黃武東坐tī前排,拿起別ê書khǹg tī桌頂,頭也不giâ,干taⁿ看自己ê,教師問:「為什麼聽課?」答:「一音一解,買一本甘字典來自己翻,自己查著好啊,何必tī課堂內面浪費心神kap時間?」歸班吵吵鬧鬧,林燕臣真受氣。甘為霖編「廈門音新字典」,當時tī一般人心目中已經是權威ê著作。

話koh講回來,黃信期mā bat建議,一定愛匯集日文內面慣用ê漢字文句成語,以提高字典ê效用。以錦生當時ê日文能力當然無法達成chit項任務,只有「自嘆心有餘力不足,徒抱愧歉而已」。黃信期ê這寡見解,攏寫tī林錦生「七十年前之回憶」。
 
《台灣教會公報》 1941期 主後1989年5月14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