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賴永祥講書》

| | || 轉寄

《教會史話》(1_056) 少年茂生手寫中堂

林燕臣(1859~1944)是清季orig秀才,伊orig開私塾來教學生,伊orig長子茂生(1887~1947)orig orig伊身軀邊,讀四書五經。因為伊頭腦真好,過無幾年,作文寫字,攏真厲害,人攏叫伊「小童生」。林錦生是茂生orig堂弟,1904年入去新樓中學。orig時伯父林燕臣orig許凌雲(秀才)orig orig做中學orig漢文教員兼舍監,茂生做助教(學生叫伊「半仙orig」),擔任漢文課程orig聖詩練習,是當時唯一會曉彈風琴orig教會青年。

林茂生寫orig字真水,伊orig字跡流傳orig民間,orig-orig世人攏orig知是伊orig筆跡。林錦生orig orig「70年前orig回憶」內面,透露少年茂生手寫中堂orig逸事如下:

當時聖教宣揚,orig orig是屬於播種origorig時代,慕道者必須愛有堅定orig決心,掙脫傳統禮教orig控制,更須通權達變,擊退習俗人情orig干擾,有orig有可能追向永生orig窄門。所以每一位棄邪歸正orig入信者,orig毀棄神像、除掉神主位牌了後,伊orig正廳必定愛掛十絛誡命orig中堂,闡明聖道orig對聯,orig是有關聖蹟聖道orig各種圖畫,藉以表白orig全家orig信仰。

「當時這寡十誡、對、圖畫,攏是經由冊房(今公報社前身)一半擺orig、一擺對廈門、香港、上海進口,是無orig-origorig,數量亦真有限;自然不夠來應付南北二路各教會orig需要。加在冊房著orig中學隔壁,經理孫耀雲先生知影家兄(茂生)會曉寫字,就近商請伊幫忙手寫。事關聖工傳播,更是青年服務教會origorig大好機會,家兄就接受伊orig拜託。

「按十誡中堂,大小大約宣紙全張。寫時要桌面濶大、墨汁豐富,更加需要有人origorig鬥相工。所以無論是磨墨洗筆、拉平牽直、整理拚掃,攏由筆者(錦生)擔任臨時orig書僮,一手包辦。大凡墨筆書寫,只不過如此orig-orig。若是金字orig十誡中堂,麻煩就大了。orig-orig蓋寫金字,無比orig-origorig-orig只要筆醮金液,一揮就會使a。當時要先採集足量松(榕)樹乳液以代替墨汁。要輕描淡寫,orig凍點乳沾染紙面。若無,稿完成了後滿紙麻面是真歹看。既然寫完,要等乳液半乾,然後二字一劃按貼金簿。再過一段時間,等乳液乾燥,金簿粘牢,orig用筆掃掉多出來orig金屑,就大功告成。

「如是,不論中堂對聯,或金字或墨寫,一幅一幅次第完成。耀雲先生orig依先後orig順序,供orig真欠缺orig教會,以滿足會員orig需要。如是冊房、教會、信徒皆大歡喜。」

如果舊家存有書寫十誡中堂對聯,不妨請專家來鑒定!


《台灣教會公報》 1934期 主後1989年3月26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