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話字文獻e5文明觀》

| | || 轉寄

第五章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中ê語文教育書寫(一)

「白話字」tī十九世紀由英國長老教會傳教士引進入台灣,長老教會透過翻譯聖經、編輯字典、印刷出版品,以及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發行等文字事工頂面,積極推sak白話字。目的是beh tī當時漢字bat字率真kē,kan-nā少數人有機會接受漢字教育,致使大多數人民是文盲ê台灣社會中,hō͘信徒藉著認bat白話字ē-tàng家己來閱讀聖經,親近道理。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m̄-nā推行白話字教育,koh透過白話字來紹介漢字kap外國語文,形成全方位ê語文教育。另外,除了教會報之外,ùi十九世紀末期開始,由長老教會所設立ê教會小學、中學、女學、大學, 以及為著「晴瞑人」所設立ê盲人學校,chiah ê新式ê教育體制ē-tàng講是台灣近代教育ê先驅,tī chit寡學校ê課程設計內底,白話字ê文字教育mā是真重要ê部分。因為長老教會kap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全面推sak白話字教育ê結果,tāu-tāu-á形成共同以閱讀白話字、書寫白話字,以白話字作為吸收外界資訊ê台灣白話字社群。教會報ê白話字教育mā發展成做白話字文學成熟ê重要基礎,白話字文學ê產生亦tī台灣文學史上扮演重要ê角色。本章以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中ê語文教育書寫為分析對象,探討白話字ê傳入背景,以及白話字ê語文教育kap白話字文學ê展開,koh藉著田野訪談ê紀錄來探討台灣ê白話字社群,進一步分析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語文教育書寫呈現ê文明觀點。

第一節 台語白話字ê傳入kap教育 一、台語白話字ê傳入背景 十九世紀ê 1865年,英國長老教會ê醫療傳教士馬雅各醫生(Dr.James Laidlaw Maxwell,1836-1921)來到台灣,成做基督長老教會tī台灣設教、生湠ê開始,這mā是十七世紀以後,羅馬字koh再出現tī台灣ê開始。十七世紀,羅馬字是荷蘭傳教士用來傳福音hō͘平埔族Siraya族,ē-tàng書寫平埔族語言ê文字系統,相對來講,十九世紀ê教會羅馬字是由英國傳教士引進到台灣,ē-tàng書寫台灣ê原住民語、客語kap台語ê書寫系統,亦號做「白話字」。有關白話字ê起源,ē-tàng追溯到1817年麥都思(Walter Henry Medhurst)tī馬來西亞ê麻六甲(Malacca)kap新加坡從事傳教活動ê時,因為接觸著講閩南語ê華人,為著beh協助當時大多數是文盲ê信徒bat字,所以將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成做文字化,tī 1820年出刊一本「白話字小字彙」。 後來ti71837年,麥都思tī澳門koh出版「福建方言字典」(A Dictionary of the Hok-keen Dialect of the Chinese Language),這本字典主要參考馬禮遜所寫ê官話字典以及<十五音>、<康熙字典>編成, ē-tàng講是歐洲人研究福建語言ê開路先鋒,mā是siōng早用羅馬拼音表記閩南語ê字典。

白話字傳入台灣ê歷史ē-tàng推sak到英國長老教會tī中國廈門ê傳教經驗,西方ê傳教士ùi 1842年開始進入中國傳教,為著hō͘信徒ē-tàng家己讀聖經來直接認bat基督教,進一步普及教義,起頭in先將聖經以漢字翻譯做當地ê方言,m̄-koh soah tú著真大ê困難。無法度普及ê主要原因是:(1)有ê方言有音無字,無法度用漢字來表達,翻譯真困難。(2)tō準講有字thang寫出來,m̄-koh當時人民bat漢字ê能力真kë,所以猶原無法度hō͘基督教普及到大多數ê人民。 傳教士發覺著若用羅馬拼音,人民只要kúi禮拜ê時間tō學ē-hiáu,所以ùi 1850年開始正式推行廈門話教會羅馬字,koh號做「閩南白話字」或者「話音字」。 傳教士除了用閩南白話字來翻譯聖經以外,mā出版白話字ê閩南語辭典kap工具書,親像1852年打馬字(John van Nest Talmage)ê《Tng ōe hoan jī chh-ha̍k》(唐話翻字初學)kap1894年出版ê《廈門音ê字典》,koh有1853年羅帝(Elihu Doty) ê《廈門話課本》kap杜嘉徳(Carstairs Doglas )1873年ê《廈英大辭典》等等,對閩南白話字ê推展帶來chiâⁿ大ê影響。另外,tī廈門出版ê白話字刊物mā真豐富,除了宗教類ê聖經、聖詩,koh有詩歌、益智ê小說、天文、地理、動物、植物、筆算、代數,以及幫贊人讀漢文ê「字類入門」、「四書譯介」、「三字經譯介」等等,有chiâⁿ百款ê白話字冊。 因為閩南白話字tī廈門ê推sak造成真好ê效果,所以廈門成做當時使用白話字ê中心,亦真緊tō傳播到各所在,ùi廈門到閩南各地,ùi福建傳到台灣,mā ùi中國傳播到東南亞。 Tng當1865年英國長老教會來到台灣傳教ê時,因為台灣當地ê需要,以及傳教士tī廈門ê白話字經驗,所以將白話字帶入來台灣。

二、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ê白話字教育 Tī台灣,長老教會自1870年代tō開始推行白話字,馬雅各醫生kap醫生娘tī 1870年開始tī「木柵」(chit-má高雄縣內門鄉)教白話字,開設白話字班,koh開始進行翻譯台語白話字新約聖經ê khang-khòe,初期ê白話字教育亦有真好ê成果。總是,教會開始全面推行白話字運動,ài到巴克禮牧師創刊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以後,chiah透過正式ê印刷、發行來推sak白話字。《台灣府城教會報》mä成做教會推行白話字教育ê重要媒介。

Ùi教會報創刊號第一張開始,巴克禮牧師tō提出推行白話字ê論述:(1)目的是beh hō͘信徒m̄-bián óa靠牧師,ē-hiáu家己讀聖經,認bat道理,看所印ê冊。(2)可惜漢字真oh,chió-chió人看ē-hiáu,所以有設白話字,hō͘眾人看khah快bat。(3)›g望眾人出力學白話字,m̄-thang看輕伊,講是囝仔所讀ê。(4)白話字kap孔子字lon2g有路用,m̄-koh白話字讀khah快khah明,所以著代先讀,chiah讀孔子字。(5)鼓舞男女老幼,bat字ê m̄ bat字ê lóng著緊來學。 以上巴克禮tī第一張ê創刊詞,提出對白話字kap漢字ê看法,以及希望白話字普羅大眾化ê主張,mā成做後來教會報推行白話字教育ê主要論述。教會報第一張ê創刊號除了巴克禮牧師ê創刊詞直接鼓舞白話字ê學習之外,koh刊載廈門ê牧師舉辦ê徵文比賽<白話字ê利益>第一名葉漢章ê文章。後來tī第七張(1886年1月)koh soah刊第二名劉茂清ê文章。根據主編所講,刊載chit二篇徵文比賽ê文章是為著「hō͘ ta̍k人欣慕讀白話字」。由此看見,徵文比賽ê舉辦、獎賞kap刊載m̄-nā有鼓勵大家手寫白話字ê目的,mā有鼓舞大家讀白話字、學白話字ê用意。

Tī徵文比賽得著第一名ê葉漢章,tī<白話字ê利益>一文中主要針對漢字kap白話字ê差異來做比較。伊ê論點主要ē-sái歸納做下面四點:(1)白話字比孔子字khah好學、好讀。白話字只用23個字母kap 8個聲調tō ē-tàng寫出所有ê意思,孔子字put-chí chē,樣式put-chí oh。(2)孔子字oh寫,淺學ê人bē-hiáu寫khah深ê字,亦lóng bē-hiáu寫phoe。白話字容易寫,學一個月或者kúi個月,不論ta-po͘人、婦仁人kap囝仔lóng ē-hiáu寫phoe。(3)孔子字意思無明確,解釋mā bē一定,白話字ta̍k句分明bē錯誤。(4)孔子字有真chē無字thang寫,有時著借用別字來代替,白話字ta̍k字lóng有字thang寫。 Ùi頂面ê論述 thang知,葉漢章ê文章是以文字本身ê結構kap書寫效率、學習效果來分析兩款文字,khiā tī khah實用性、效率性ê角度teh提倡白話字。

劉茂清ê文章進一步以社會性ê觀點分析白話字所產生ê利益。所提出ê觀點包括:(1)白話字會幫贊教會興旺。(2)白話字會hō͘女人有智慧,「婦仁人ê才調無khah輸ta-po͘人,所以無學問,因為孔子字oh讀」。 (3)白話字會hō͘ ta̍k項做工ê人ē-hiáu讀聖經,kap知chē chē項e tāi-chì。(4)白話字會hō͘人加添知識,mā khah快bat孔子字。(5)白話字會hō͘ sàn-hiong-人ê子弟有智慧,「sàn-hiong-人ê子弟才情無lóng khah 輸好額人ê子弟,可惜in細漢無機會讀冊,所以m̄-bat字」。 劉茂清提出ê是白話字ê普羅大眾性,所服務ê對象無分階級、性別,雖然是無社會資源、地位ê普羅百姓lóng thang透過白話字得著吸收知識,重新自我發展ê工具。1886年,劉茂清tō khiā tī弱勢者ê發言位置,分析女性、做工ê人、sàn-hiong人無機會接受(漢字)教育背後ê社會背景,以及文字背後ê社會意義,chit款充滿著階級平等ê人權觀念,tī百外冬後ê現今看起來,猶原是真進步ê觀點。另外,劉茂清ê chit篇文章t„台灣文學史上亦有真特別ê意義,呂興昌教授bat指出「這是文獻記載台灣人有史以來第一篇用白話字寫出ê完整作品,意義至為重大。」

葉漢章kap劉茂清ê文章lóng真具體指出白話字ê特色kap學習白話字ê利益。整體來講,這兩篇徵文比賽ê作品以及教會報推行白話字ê文章主要ē-sái分做「白話字ê文字特色」、「學白話字ê附加價值」kap「白話字教學法」che三 ê方向。
(一)白話字ê文字特色 相對漢字(孔子字)來講,白話字會好學、好讀ê原因,根據蔣為文ê分析,因為白話字屬於音素(phoneme)文字,具備語言學頂面「語音hām符號一對一對應」kap「線性排列」ê設計方式,所以真簡單學、記音koh準確。 雖然白話字kan-nā利用23個字母kap 8個聲調來組成,m̄-koh因為簡單好學,所以學習效率比漢字加真koân。親像1920年刊載tī教會報ê<白話字土想>一文,tō透過趣味性ê第一人稱筆法,來比較白話字kap漢字ê效率性:

我出世tī台灣已經50外年;人phah算老-lah,其實iáu-bōe。漢文兄in有數萬個兄弟,m-值阮數十個。人學漢文一年久,m-值來chhöe我四五日。有人無讀漢文一年,á半月日:新舊約ē-hiáu讀,詩ē-hiáu吟,phoe ē-hiáu寫;這無m̄是我牽成--ê。

作者李德章就兩種文字ê文字特色,學習時間kap學習效果來說明白話字比漢字khah好學。值得注意ê是,教會報雖然大力鼓舞白話字,m̄-koh並無排斥漢字。巴克禮tī教會報創刊號提起「白話字kap孔子字lóng有路用,m̄-koh白話字讀khah快khah明,所以著代先讀,chiah讀孔子字」,強調ê是文字學習ê先後順序。劉茂清亦tī<白話字ê利益>lāi-té mā講著對白話字kap漢字ê態度:

...我將白話字kap孔子字相比來論,m̄是hiâm孔子字無路用,不過講白話字khah快bat,h³人khah緊進步;m̄-bián到久久tiaⁿ tiaⁿ hō͘字pa̍k-teh。Iû-koh合tī男女老幼,貧賤富貴ta̍k téng ê人lóng讀ē起,人若準bat孔子字到真深,若koh加bat白話字,亦是加一項ê路用。

Ùi chia ē-tàng知iáⁿ教會報ê白話字論述採取ê是一種雙文字共同學習ê文字態度。根據調查,清國末期,漢字ê bat字率kan-nā百分之10 niâ, 社會上大多數是無機會接受漢字教育,m̄-bat漢字ê青瞑牛。白話字雖然是相對漢字ê困難所形成,總是,若ē-hiáu讀白話字,mā thang透過白話字來學習漢字。事實上,教會亦透過出版《三字經新撰白話註解》、《六百字編》、《廈門音新字典》等等用白話字解說漢文經典、漢字ê方式,實際達到白話字kap漢字互相對照學習ê效果。親像1925年4月ê<六百字編:羅馬字註解>著講出出版《六百字編》ê目的:

M̄是kan-tāⁿ用teh教hit號知識bōe開ê囝仔,大部分是ài補助已經大漢失落漢文ê人。因為beh hō͘ bat白話字ê人khah利便thang研究,所以將chit六百字印漢字,sòa用羅馬字註明字音kap解說。

作者講出使用ê對象是「囝仔」,以及bat白話字m̄-koh「失落漢文ê人」,可見是為著幫贊白話字使用者學習漢文,作者tī文章結尾mā強調這本冊針對「bat羅馬字ê人beh學漢文,a-是bat漢文ê人beh學羅馬字,lon2g有sio幫贊。」呈現出鼓舞讀者學習白話字、漢字ê用心,mā說明白話字除了好學、好讀之外,確實mā是輔助學習漢文ê工具。
(二)學白話字ê附加價值 學白話字以後有真chë幫贊,m̄-nā ē-hiáu讀聖經、聖詩,koh ē-tàng看教會報知iáⁿ各種豐富ê知識。另外,無限定tī宗教ê領域,白話字mā是認bat其他知識ê重要媒介。可比講ē-tàng讀「天文、地理、算學、歷代ê tāi-chì、ta̍k國ê新聞」等等白話字ê冊。 若就普及教育ê立場來看,白話字更加是符合台灣社會現實ê文字選擇。親像tī 1911年ê<教育ê好法>chit篇文章內底,作者強調普及教育ê重要性,認為實踐ê方式是讀冊kap看新聞報。M̄-koh新聞報若是用漢文,草地庄社ê人無讀漢字,bē-hiáu看,買來看ê人亦是真少。若是用日文,已經有kúi nā間新聞社teh印,總是若bē-hiáu日文mā bē-hiáu看。 若是beh hō͘眾百姓,cha-p cha-bó͘,大人囝仔,lóng ē-hiáu看新聞報,ē-hiáu內外ê消息,白話字是真好ê工具,因為白話字真快學,若bat白話字,無論beh講siáⁿ-mi̍h tāi-chì lóng真利便。作者mā強調白話字ê使用對象無分教會內外,所以「白話字m̄是講有thàn道理ê人chiah thang用,無thàn道理ê人來學亦是好,因為路用真開闊」。 學白話字ê路用mā表現tī書寫,因為ē-hiáu白話字tö是掌握書寫ê文字工具,所以學白話字以後,mā ā-tàng自由來紀錄kap書寫所有ê tāi-chì,無論是「國家ê tāi-chì,á是生理人beh報行情,或者是做小說、或是做論說,以及phoe信來往等等」, lóng thang用白話字來紀錄。

學白話字除了ē-sái用來學習漢字、漢文以外,koh ē-sái透過白話字來學習外國語文。1933年11月開始,教會報刊載<新台灣話ê陳列館>專欄,作者是林茂生。Tī<頭序>lāi-té,有紹介chit ê專欄ê產生是因為潘道榮主筆提起有看報ê人希望教會報ē-tàng設一個面來解說當時所teh通行ê新ê台灣話,兼註英語kap漢字,thang hō͘人khah明白hit句話ê源頭。林茂生認為這是真心適亦真重要ê事業,所以ùi 1933年12月開始到1935年3月連續15期ê中間, 負責紹介新ê台灣話。Chit ê專欄每期lóng紹介kúi nā ê新台灣話,先解釋意思,chiah koh說明chit ê語詞ê源頭,以及漢語、日語kap英語ê對照。所以一個語詞充滿著台語白話字、漢字、日文、英文四種文字ê紹介,ē-sái講是多文字ê具體呈現。下面舉kúi ê例來看māi:
Àn-nāi(案內):意思是chhōa路。Chit句話純然是tùi國語ê”annai”來--ê,kap英語ê”guide”相通。亦會做複合名詞:親像案內者=案內人(=annaija,annaijin);=a guide;案內所(=annaisho=the inquiry office) 文例:你有kiò人kā你案內á無?(=Dare ka annaija wo tanomimashita ka?=Did yo͘ ask some one to show yo͘ the way?)
Hoan-hō͘(番號):就是號頭ê意思;用數字來記載ê號頭。Tùi國語ê”bango”來,kap英語ê”number”(no.)相通。民國khah常kiò做”hō-bé”(號碼)。文例:你bat伊ê房間ê番號á無?(=Anohito no heya no ”bango” wo go-zonji desuka?=Do yu know the number of his room?=I sī tòa tī tē-kúi hō͘ pang?5)
Bōng-oán-kiàⁿ(望遠鏡):chi̍t款有鏡ê器具,用做看肉眼所看bē tio̍h ê 物,屬千里鏡。Tùi國語ê boyenkyo來;kap英語ê telescope相通。民國猶原有teh通用;chi̍t名叫做kui-thian-kiàⁿ(窺天鏡)。

林茂生認為台灣話ê變遷是受著日本帝國領台以來新文明ê影響,新ê文明造成新ê生活、思想kap話語。所以台灣話tī內容ê變化、單語ê增加產生真大ê影響。猶koh新ê台灣話大部分是對日語ê新字眼來ê,日本話tī古早受著漢字ê影響,chiah ê新字眼原來是漢字,有ê語詞只要換讀音,m̄-bián換字kap意思,就thang真緊通行做台灣ê新話。 林茂生用語源研究法來察考chiah ê新話,<新台灣話ê陳列館>總共收錄133個新台灣話,內容包含法律、政治、商業、文化等範圍, ē-sái講是透過白話字呈現多語言、多文字ê語文教育。Chit ê專欄雖然是由林茂生執筆紹介,m̄-koh值得注意ê是教會報讀者ê主動性。新台灣話因為是受著日本帝國引進新文明所產生ê,tī新ê話tú beh通行tī台灣ê時,mā bat有守舊派ê人反對阻止,總是,後來猶原無法度阻擋大環境ê變化,新台灣話開始漸漸流通。根據<頭序>ê說明,咱ē-sái知iáⁿ,tī新台灣話tāu-tāu-á普遍流傳ê台灣社會上ê時,因為教會報ê讀者積極、主動要求jīn-bat新台灣話,所以chiah有<新台灣話ê陳列館>專欄ê產生。專欄刊出以後,m̄-nā受著讀者熱烈ê歡迎,tī專欄刊出一年後,林茂生koh鼓勵讀者主動提出新語詞,thang刊載tī教會報kap大家分享、學習:

自設chit ê”新台灣話”ê欄,已經將近一年。聽講有受列位ê歡迎,kì-chiá put-chí滿足。Ài請列位若有聽見新ê話,ài kì-chiá解釋hit ê意思hō͘ lín聽,請lín poah-kang寫phoe,寄親像下面ê住所,來到kì-chiá本身,就beh將lín所問ê話解明,sòa出tī chit報ni̍h,請大家m̄-bián sè-jī。台南市開山町二丁目林茂生

Ùi chia一方面表現出林茂生kap讀者tī教會報ê學習互動,一方面mā感受著讀者求知ê主動性。透過教會報ê讀者積極學習、理解新台灣話,hō͘ chiah ê外來語詞轉化作在地化ê使用,mā hō͘新語詞成做台灣人語文文化ê一部分。換話來講,因為台灣讀者ê主動性,chiah thang吸收外來ê語文知識,落實成做台灣在地化ê語文肥底。

除了<新台灣話ê陳列館>以外,林茂生tī 1934年11月koh開設「新台灣話」欄ê「附錄」:<英台俗語>專欄,紹介英國kap台灣意思sio kâng ê俗語。林茂生認為「一句話chhián-chhián hiān-hiān tàu-kù tàu-kù來講破人情事理ê奧妙,這叫做俗語,不論tó一國,tó一所在,to有俗語teh流通。Siōng心適ê,就是英國俗語ê中間亦有chē chē kap台灣ê俗語相同--ê,這是teh證明這兩所在ê人情事理猶原有saⁿ-tâng ê所在」。 林茂生透過俗語ê比較來探討兩個國家ê文化類似ê所在,亦將伊所比較ê俗語呈現tī教會報n…h。<英台俗語>專欄ùi 1934年11月到1935年1月連續刊載3期(第596卷到第598卷),總共收錄44個英語、台語俗語。Soah落來舉kúi ê例來看:
All is well that ends well:(這句俗語是對Shakespeare ê一個戲齣ê名來--ê。意思是講,soah尾若好,就萬事lóng好)。好頭不如好尾。
The pot calls the kettle black:(大意:oe-á beh笑tê-kó͘ )。龜笑鱉無尾。
Every dog has his day:(大意:不論siáⁿ-mi̍h狗to有伊ê日;意思是,khah歹運有時亦有會tú-tio̍h好運ê日)。有時星光,有時月光。
While there’s life there’s hope:(意思是,若有活命就有希望)。一枝草一點露。
To sell the bear’s skin before the bear has been cought:(意思是,iáu bōe lia̍h-tio̍h hîm,就代先約beh買人hîm ê皮)。Böe se° kiá°,seng hö miâ°(未生子,先號名)。
林茂生透過英語kap台語ê俗語對照,將台灣俗語國際化,mā hō͘台灣讀者熟sāi英國俗語,m̄-nā形成真趣味ê雙語對照,對台灣民間文學ê保存來講,mā有真大ê貢獻。教會報ê讀者只要ē-hiáu白話字,tō ē-tàng透過白話字來學英語,認bat英國俗語,增加台灣本土kap外國ê語文知識。
(三)白話字教學法 教會報對白話字ê推行除了鼓舞白話字ê學習利益以外,mā透過白話字來進行漢字、英語ê語文教育,tī教會報提供多元化ê語文知識。另外,教會報mā刊載白話字教學法,針對教白話字、學白話字ê方法來進行討論。當時tī教會ê主日學ni̍h,白話字ê教育是真重要ê部分,ùi囝仔細漢tō教白話字,一方面培養囝仔ê信仰教育,一方面mā對囝仔透過白話字學習其他ê知識真有幫贊。因為án-ne,有主日學白話字教學經驗ê人tō將家己ê教學方法kap經驗分享hō͘教會報ê讀者參考。親像1916年10月ê<學白話字>,作者「宋牧師娘」認為tī主日學教白話字是beh hō͘學生應用tī讀聖經,所以制定好ê白話字教學法真重要。文章詳細寫出白話字教學ê每一個步驟、目的kap教法,以及教學現場ài注意ê tāi-chì,具體呈現出白話字ê教學方法,是一篇完整ê白話字教案。另外,1925年6月ê<教白話字ê方法>mā是針對教學法ê討論,作者因為有教主日學白話字ê經驗,所以將本身所想出來ê教學方法紀錄落來,提供hō͘讀者參考。所使用ê教學法有四ê層面,分別是先讀字母,接續讀白話字讀本,加強學生ê認字kap呼音,最後chiah koh讀聖詩30首詩,以及約翰福音傳、使徒行傳,若讀了che kúi項tō算是白話字卒業,ē-tàng入聖經科。 基本上,教會主日學白話字ê教學分做三階段,順序是字母、聖詩、聖經,老師亦thang照程度調整學生ê學習階段。

另外,mā有針對白話字教學所設計ê語文課本、教材,透過教會報ê刊載,提供hō͘從事白話字教學kap學習白話字ê人。1885年12月ê<分別八音>是一篇特別用來練習標記白話字聲調ê文章。作者列出三篇短文,第一篇是聖經內容ê<馬太5章1-10節>,另外兩篇是取自《初學階梯》中ê<小兒答>kap<辯倒孔子>,描述孔子kap囝仔ê對話故事。三篇文章lóng無標聲調,作者希望讀者先看一遍了解意思以後,chiah theh筆來標記,成做白話字聲調ê練習。為著增加白話字教學ê豐富,教材kap課本mā是真重要ê關鍵。1927年2月ê<白話字讀本>kap 1927年4月ê<字母遊戲>兩篇文章,lóng是teh紹介當時台南新樓冊房所出版ê白話字教材。《白話字讀本》是針對主日學學生設計ê課本,是照教育法kap囝仔心理所準備ê,內容照教學順序分做(1)字母:母音、子音、切音、鼻音、八音,(2)句tàu ê練習,(3)唱歌練習:雞仔歌、耶穌疼我、主ê祈禱文、十條戒、八條ê問答,(4)算術ê碼子kap點句ê方法。 這本冊注重tī字母、聖詩ê學習階段,亦有簡單ê經文練習,因為內容豐富,mā成做真chē主日學運用tī白話字教學ê教材。另外,《字母遊戲》ê出版是為著hō͘學白話字ê囝仔感覺khah心適,khah愛讀,進一步引發學習ê動機。內容是運用硬紙版kap 八張圖片,h³人練習八音kap認字、tàu字。文章提起chit款趣味ê學習方法親像遊戲(iû-hì),tī英國叫做”Word Making and Word Taking”, 教材m̄-nā真心適,對白話字ê學習mä真有幫贊。除了教材kap課本以外,教會報koh透過歌詩ê文學方式來提倡白話字ê學習。1933年6、7月ê<學字歌>是柯維思所創作。內容有運用白話字字母編成ê「字母歌」,mā有以囝仔歌形式呈現ê白話字練習:
A-chó͘ tiām-tiām teh khòaⁿ chheh, 阿祖tiām-tiām teh看冊 A-kong ku-ku teh bong hê, 阿公ku-ku teh摸蝦 A-má siông-siông teh chhe ké, 阿嬤常常teh炊粿 A-pa ji̍t-ji̍t teh pháu-bé. 阿爸日日teh跑馬

Chhun,hē,chhiu,tang,hun sù-kùi, 春、夏、秋、冬,分四季 Tang,sai,lâm,pak,chòe sì-ūi, 東、西、南、北,做四位, Nî,ge̍h,ji8t,sî,kì le̍k-kui, 年、月、日、時,記曆規 Jîn-bîn tōng-bu̍t bô siāng lūi. 人民動物無siāng類。
另外,kâng-khoán是柯維思創作ê,刊載tī 1939年3月ê<鼓舞人學字>,mā是透過白話字歌詩ê形式來推展白話字:
Ko2a-kín bat jī o̍h jī-bó, 趕緊bat字學字母, Seng tha̍k a,i,o,e,, 先讀a,i,o,e,; Í-āu ka-kī koh kè hô, 以後家己koh過和, Chi̍t pái ngō͘-jī chin tú-hó. chi̍t擺五字tú-hó。
I ū lâ-á lí ū ô, 伊有蜊仔lí有蚵, In ū e-á lín ū ô͘, In有鍋仔lín有壺, I chèng hiuⁿ-ko͘ lín chèng ō͘, 伊種香菇lín種芋, Góa ài chhī lô͘ kiam phah hó͘. 我愛養鱸兼打虎。
<學字歌>kap<鼓舞人學字>兩首歌lóng字句簡省、押運tàu句,每句lóng是七個字組成ê,是民間七字仔歌ê款式,唸起來心適輕鬆,kan-nā唱歌,真適合囝仔ê學習,mā hō͘囝仔tī趣味ê學習氣氛中間,達成白話字字母ê教育。

整體來講,教會報ê白話字教學書寫真豐富,m̄-nā有實際從事白話字教學ê主日學老師制定白話字教學法,或者提供教學ê經驗kap方法hō͘讀者參考,教會報ē-tàng講成做白話字教學法互相分享、交流ê管道。Tī教材、課本ê製作、設計方面,教會報mā提供充足ê資訊kap紹介,koh加上文學性ê詩歌來幫贊白話字字母ê練習,ē-tàng看出tī白話字教學頂面,盡力設計簡單、趣味koh有效率ê輔助教材ê用心,亦由此可見教會對白話字教育ê重視。

教會報對白話字ê推行、教學,除了台語白話字以外,值得注意ê是,1922年10月mā開始討論「客語白話字」。根據劉阿秀<客話白話字>一文ê說明,因為教會機構kap客家父老常常掛慮無客話ê白話字,所以tī 1912年有派鍾牧師去廣東省汕頭研究hit位所用ê白話字,m̄-koh因為in hit邊ê腔口kap台灣ê客話真chē無kâng,致到無合用。後來tī 1922年8月,傳道局派作者劉阿秀kap鍾傳道做夥合作設計客話ê白話字,in用一個月ê時間來完成,koh將福建音ê真道問答、新約問答、舊約問答,翻譯做台灣四縣客話。所設計ê客話白話字有27個字母,分別是「A E I O U µ F H K L N P S T V Y NG SH CH KW NG TS CHH TSH KHW KH TH 」。聲調有六音,是「上平、下平、上聲、去聲、上入、下入」,若用客話讀音來實際舉例,tō親像「Fu(夫)、Fû(乎)、Fú(府)、Fù(富)、Fýk(服)、Fuk(福)」。 劉阿秀ê<客話白話字>chit篇文章˜-nä紀錄著客語白話字tī台灣產生ê重要過程,mā說明透過白話字ē-tàng hō͘台灣本土母語ê客語成做文字書寫系統,進一步保留客家語言文化ê歷史意義。